行业动态
最新动态
生态环境部就侵占破坏自然保护区问…
贵州省生态保护红线管理暂行办法及…
贵州:“大生态+森林康养”引领林…
广东通报8起生态环境保护领域追责…
【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大青山…
国土部:推进自然生态空间用途管制…
用制度守护地球之肾
全国自然保护地大检查6月启动
严守生态保护红线 努力建设美丽浙…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代表大会常务…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新闻动态 > 行业动态
  
8市3省自然保护区生态破坏被约谈 市长们表态时说了“狠话”
作者: 来源:华夏时报 日期:2018-9-27 16:03:34 点击:16

 

华夏时报记者马维辉 北京报道   从环境保护部到生态环境部,本次国务院机构改革中,环保部门最大的变化就是增加了“生态”两个字。

为什么把生态加进来?因为生态与环境原本就是密不可分的。打个比方,生态保护好比是分母,污染防治是分子,环境质量则是商。分母做大,增加容量。分子做小,减少排放。环境质量才能好上去。

如何做大生态分母?自然保护区是重要载体之一。今年3月27日,生态环境部、自然资源部、水利部、农业农村部、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中国科学院和国家海洋局等七部门联合部署了“绿盾2018”自然保护区监督检查专项行动(下称“绿盾2018”),并于8月21日组成联合巡查组,开展了为期一个月的“绿盾2018”巡查工作。

针对“绿盾2018”巡查中发现的问题,9月26日,环境部约谈了辽宁锦州市长于学利、吉林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州长金寿浩、江苏镇江市长张叶飞、安徽宣城市长张冬云、重庆沙坪坝区区委书记江涛、北碚区区长何庆、云南丽江市长郑艺和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州长罗红江,以及安徽省林业厅厅长牛向阳、重庆市林业局局长沈晓钟、云南省林业厅厅长任治忠等8市(州、区)政府和3省(市)林业厅(局)的主要负责同志,要求严格自然保护区管理,推进中央环保督察和“绿盾2017”整改落实。

“祁连山事件后仍未引起重视”

提起自然保护区,不得不提的就是“祁连山事件”。

去年7月20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就甘肃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问题发出通报。通报显示,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破坏问题突出,违法违规开发矿产资源问题严重,部分水电设施违法建设、违规运行,周边企业偷排偷放问题突出,生态环境突出问题整改不力。经党中央批准,决定对相关责任单位和责任人进行严肃问责。

“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生态环境保护工作,多次做出重要批示指示,特别是对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破坏、秦岭北麓违规建别墅的问题连续多次做出批示,要求紧盯不放,不解决问题绝不松手。”环境部国家环境保护督察办公室副主任刘长根表示,“今年以来,习近平总书记针对生态破坏、违规建设的问题又多次做出重要批示,要求对侵占破坏自然保护区的问题严肃查处。”

不过,在“绿盾2018”的巡查中,环境部仍然发现辽宁辽河口等7个自然保护区存在着大量工矿、旅游、养殖、房地产等违建项目,相关地方党委、政府和有关部门监督管理不到位,甚至违规审批、虚报情况、敷衍整改。

“当地政府及有关部门监督管理不到位,对违建项目查处流于形式,对中央环保督察和‘绿盾2017’指出的问题整改不到位,生态环境修复治理滞后,有的甚至存在新增开发活动。”刘长根说。

例如,2018年6月的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发现,镇江市对长江豚类省级自然保护区长期疏于管理,在2016年中央环保督察后,不是按照督察整改方案要求清退违规项目,而是继续加大开发力度,甚至以省发改委、省农委批复血吸虫病农业综合治理等项目名义,由市属文旅集团继续违法开垦江滩湿地约1400亩。

“镇江市委、市政府及相关部门对自然保护区保护工作落实长期不力,甚至在2015年11月中央环保督察反馈和甘肃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生态环境问题通报发出后仍未引起重视,也未督促停止相关违规开发建设行为,并实施问题整改,严重失职失责。”环境部生态司副司长柏成寿表示。

再比如,2013年以来,辽宁省凌海市违规审批龙海鑫港围海项目,同意侵占辽河口国家级自然保护区1300亩,但项目实际围海达3000余亩。“绿盾2017”指出了该保护区存在9个违法违规问题,但均未落实整改,其中滨客来饭庄还于2018年扩建经营场所。

“锦州市和凌海市对自然保护区保护工作长期重视不够,相关巡查监管工作严重缺失。”柏成寿说。

“整改弄虚作假、敷衍应对”

相比这些重视不够的,有些自然保护区还是做了一些整改工作,但也存在弄虚作假、敷衍应对的情况。

安徽扬子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全球最大的扬子鳄种群繁育基地,生态价值十分重要。但宣城市郎溪县高井庙林场却违规将保护区核心区部分林地出租种植百合,督查发现问题后,当地政府及保护区管理部门在未查处到位的情况下,即上报完成整改,声称被侵占区域已补植林木。但直至2018年8月,该区域仅补植少量鹅掌楸幼苗,实际仍大面积种植百合,上报情况弄虚作假。

“安徽省林业厅及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对整改上报情况审核把关不到位,工作不严不实。”柏成寿说。

在云南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景洪市环保局曾于2017年3月责令位于保护区实验区的力达废旧金属处理厂停止生产建设,并断电拆除相关设备。当地在上报整改情况时称,该厂已于2018年2月依法取缔并整改到位。但实际上,该厂只是违规改造成了废旧金属加工厂,并且未办理环保手续,2018年8月现场检查时还在生产,上报情况严重失实。

“西双版纳自治州和景洪、勐腊等市县政府及有关部门对自然保护区监督管理不到位,查处不力,导致保护区内违规开发建设行为持续存在,整改敷衍应对。”柏成寿说。

云南拉市海高原湿地省级自然保护区是国际重要湿地。2016年11月,中央环保督察反馈指出问题后,云南省整改方案曾经提出,将严禁在保护区核心区和缓冲区开展旅游活动。但2018年6月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发现,丽江市没有采取实质性整改措施,保护区核心区16个旅游码头仍未整改到位,核心区逸景基地26间客房仅象征性地拆除了3间。

此外,丽江古城湖畔国际高尔夫球场侵占了保护区实验区约36公顷,丽江市政府及保护区管理部门对此却长期未予查处,也未纳入督察整改范畴。

“2017年,丽江市向云南省有关部门上报高尔夫球场综合清理整治情况时,称该球场已清理到位,并称该球场未占用自然保护区,上报情况严重失实,弄虚作假。2017年9月,丽江市环保局对此问题罚款并依法责令整改,但该球场仍未落实整改措施,仅停产一个月,即恢复运行至今。”柏成寿说。

“不讲条件、不计代价进行整改”

针对以上这些问题,约谈要求,有关地市(州、区)政府和林业厅(局)要切实提高认识,加强监督管理,狠抓问题整改。相关整改方案及查处情况应在20个工作日内报送生态环境部,并抄报相关省(市)人民政府。

约谈会上,各地主要负责同志也都作了表态发言,表示诚恳接受约谈,正视问题、全面整改、举一反三、狠抓落实,确保有关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问题整改到位。

“虽然我到林业厅时间不长,但是这一次约谈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过去在地方也当过纪委书记,老是约谈别人,这次被约谈感觉则很不一样。我们下一步要首先把规矩立起来,把该管的事情管到位。”安徽省林业厅厅长牛向阳坦言。

金寿浩也表示,9月10日,媒体报道了珲春东北虎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问题,消息发布后,省委书记和省长把他们叫到长春,当面点名批评,并要求力行力改,全面整改。9月11日上午,延边州召开相关工作会议,从当天开始,对发现的问题“不讲条件、不计代价”地进行整改,目前已经取得了阶段性成果。

“目前,珲春博亚山庄、森泰牧业、天一牧业等已经全部拆除,正在清理建筑垃圾,此次行动中一共拆除了52个点位的房屋和违法建筑。同时举一反三,排查点位129个,拆除了个人非法建筑面积10975平方米,还有80多个点位正在排查。”他表示。

北碚区区长何庆也表示,今年6月初,习近平总书记对缙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问题作出重要批示。从那时开始,他们放弃了所有的双休日和公休假,对涉及生态环境问题的实体违法建筑进行整治,截止昨天已经完成整治6.79万平方米,完成率86.3%。目前正在集中进行扫尾,10月5日之前要实现全面整改、清仓见底。

“同时,我们还要强化日常巡查,杜绝拆后复建,巩固整治成果,确保自然保护区绝不新增一平方米违法建筑。”何庆说。

对于地方的整改进展,刘长根首先予以了肯定。他同时强调,整改方案一定要做细做实,实事求是,既不要冒进,也不能拖泥带水。一定要实事求是,“跳起来够得着”。

“中央环保督察时有些省份整改方案做得很漂亮,但是很冒进,到了最后落实不了。希望各地的整改方案一定要实实在在,确保质量和效果。同时在整改过程中还要维护社会稳定,不能因为整改造成社会的动荡。”刘长根说。